来一杯吗

灾后重建中…
@白汾酒,喝出男人味

【百號信箱】一宣点梗征集

来点梗吧。来过属于我们的纪念日吧。

百號信箱:


有一些人一旦出现,就是一池捞不起的波光粼粼,是我久未开垦的心田上的一抹生机,是日常琐碎里不曾被消磨的诗意浪漫,是冬天夜幕降临时路灯照在枝桠间发光的地方,是厚重的纸页上画满璀璨的童话。是一颗未被探索命名的星球,结束一小段旅程,压制无限期无缘由的悸动,安然降落。


还记得2018年1月19日吗,

100位少年第一次闯入我们的世界,

还记得他们挥洒的汗水吗,

还记得他们流下的眼泪吗,

还记得我们为他们最开始的那份悸动吗。


还记得2018年4月6日吗,

你是否还能想起男孩子们最后那不舍的拥抱,

还能想起他们陪我们看的最后一场雪,

还能想起他们沉重的脚步,

还能想起他们的音容。




不,不会忘的。

在今年的这段时间,我们联合了11个cp圈,邀请了76位写手,14位画手,10位视频剪辑老师,共计一百位,一起回忆这次最美好的纪念,你,愿意一起和我们完成这次时光旅行吗。


点梗信箱将于2019年1月18日正式开放,可点梗cp包括,皇权富贵,异坤,洋灵,长得俊,卜岳,星鬼,杰芙,泊秦淮,瑶墨,毕侃,彦正

【由于tag限制数量,部分cptag未带,希望各位谅解。】


点梗时间为2019年1月18日到2019年2月8日,信箱正式关闭,76位来自不同cp圈的写手将开始选择点梗并进行创作,希望各位热爱这个圈子的每一位读者可以参与本次活动。


2019年3月13日到2019年4月6日为联文正式发布日期,共计25天,每一天由四位老师带您回忆过去,敬请期待,(二宣海报将于3月9日正式发布




点梗方式:

1.发送想点梗的内容私信到lofter账号-百號信箱,

或者评论在本条文宣下方,cp不限,点梗内容不限。(只能评论在此条文宣下方,老师转发后评论在老师下方的不算。)


2.发送点梗内容到邮箱1733630296@qq.com,或加此qq号私信进行点梗。


3.点击本文里的超链接。发送点梗内容即可

 




以下为参与本次活动的100位老师,【以下排名不分先后】




写手名单:

 @甜丞汽水  
 @猫头白鹰  
 @爱钱女士 
 @Rayboii 
 @二九不十八  
 @阿清姑娘 
 @沉迷于新鲜事物无法成长  
 @Matcha团子酥 
 @黄瓜克克克🥒  
 @赏味無期   
 @茶树菇 
 @亦空  
 @咎鸠  
 @林笑咔叽  
 @姜圆今天不快乐喔 
 @夏生物语  
 @甜八度♡.  
 @Frozen  
 @FragileMonsoon 
 @白六   
 @鳗鱼盖浇狐狸饭  
 @憋说了  
 @昭梦檀棠  
 @喵想呆坐星河边  
 @伍仁 
 @Weird 
 @ニノニャン 
 @书漓 
 @飞雪梦莺 
 @人間徇俗 
 @采苓玄火
 @能陪我养只喵吗
 @sakuraam   
 @檀山 
 @詩野  
 @Northern ballad  
 @糖水儿桃子  
 @精分与小透明  
 @Morison_W  
 @ocoop  
 @缘心  
 @一颗甜椰蓉  
 @木鸢  
 @橙子味的草莓棉花糖  
 @sweet林林酱  
 @Angelique  
 @innerjluu  
 @Luna  
 @三分烂  
 @綺麗  
 @暖小空  
 @Kylin_estallena  
 @江竹生  
 @猫奴儿 
 @雪饼 
 @漾漾不给咬  
 @沉光  
 @白汾酒,喝出男人味 
 @小亮不凉  
 @#老鞋 忙  
 @一只脆皮鸭  
 @清酒鶴影  
 @苍魚子  
 @陆及无惘  
 @在花开的地方  
 @子曰  
 @ares.  
 @生姜  
 @关关在跑操  
 @橘味小葵  
 @妮科能诗游冰霸  
 @奥瑞白  
 @Dayaa  
 @不插电溺水  
 @荔枝金酒  
 @劣質浪漫偷懒中 




画手名单:

@糖浆 
@TiAn缇安  
@灣呢專用田地  
@末日离任  
@秋木晚吟  
@-蒜-  
@-兼墨-  
@霍亂。  
@燃眉不不不着急  
@小黄娃的本子  
@墨色的维尔宁  
@泰菲与我  
@打个喷嚏  
@橘了柚




视频剪辑名单:

@飛行士小番 【微博id:飛行士小番 】
@易烊千苏 【b站id:易烊千苏】
@橘柚软糖 【b站id:-豆瓣酱-】
@-LIMPIDITY- 【微博id:La-Licorne-paradis】
@昡曜 【b站id:昡曜xuanyao】
@兰因斯坦 【微博id:恋爱不卡机】
@三水不加冰 【微博id:三水不加冰】
@洛米啊 【微博id:洛米啊】
@眼圈 【微博id:眼圈不爱笑】
@Eunice尤鸢 【微博id:Eunice尤鸢】

 

让我们共同携手,一起回忆那段最美好的时光,2019年3月13日,和我们心里的男孩们再次相遇。




策划: @Rayboii  @二九不十八  @阿清姑娘 
海报: @Rayboii  @二九不十八 
logo设计: @Rayboii 
特别鸣谢:100位参与本次活动的所有老师。



【异坤】缉私

*旧车重发,复习题1。

*abo,双A,a装o,强强。

 缉私队长x神秘货物,苦橙酒x薄荷烟油。

*灵感来源

*链接见置顶老窝或评论区。

*预览:

-

破旧的集装箱深处,一堆冰冷的铁笼后边,手电的光圈拢出一个人影。

他抹着浓丽的妆容,身上一件多彩的线衣,脚旁摔着个异型的帽子,一身装束怪诞又刻奇,像是被从化装舞会现场直接虏来的。

那张糜艳多情的脸上,此刻挂满了Yu望的潮红。

他瘫软着,斜斜地倚在厢壁,一只手隔着粗糙的衣料抠挖揪玩胸口的小粒,另一只手隐没在腿间揉搓起伏。
艳红的肉唇微张,猫一样轻轻喘吟,细韧的身体随着手上的玩弄绷紧又放松。

集装箱里渐渐充斥着他发情的香气。
四周的野兽被熏染,躁动地撞着笼子。
这场面荒诞又糜丽。

王子异心下了然。
这个社会向来不缺少人口贩卖。在地下拍卖场,绝品omega可是最受欢迎的商品了。
眼前这位显然又是一个失足的受害者。

可他…真的好香。

身上的火越烧越旺。
王子异难以自止地抬脚,举着手电,一步步的接近欲望中挣扎的人。

两旁的野兽愈发躁动。
那人像是才发现他的靠近,迷蒙着泪眼缓缓望了过来。

淡奶油的香气腻的呛鼻。
生理本能烧的王子异头昏脑涨,苦橙酒的涩味从后颈止不住地漫出,张牙舞爪地扑向缩成一团的猎物。

他感觉自己正在变成野兽。

王子异站在一步开外,狠狠掐了掐手心,勉强维持着一丝体面和清明,用尽量温柔和缓的声音开口。
“别怕,你叫什么名字?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

那甜美的小人儿像是被他的话烫到了,抖了抖身子,泛红的圆眼啪嗒掉出几滴泪。
他攥紧了衣摆,瘪着嘴,颤颤巍巍地张开腿。

手电的光圈顺势下移,王子异这才发现,他没穿裤子。
明晃晃的电筒光打在腿心,嫩滑的腿根白的刺眼。线衣的下摆湛湛遮住秘地,不用看都能想象该是怎样秽乱的风景。

赤裸裸的勾引。

王子异觉得燥热。信息素在体内狂乱地奔走,他被这股冰凉甜腻的味道激得下腹发热。

那片肉美的花瓣唇被呼吸打得湿亮,蠕动张合嘬起嫩红的肉褶,像极了某种隐秘的器官。
嫩滑的小舌不安地磨了磨肉珠,哆嗦着嘴唇露出里面鲜美的细肉。

“我…我叫蔡徐坤。我好难受,你能…帮帮我吗?”

他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和羞耻,说到最后全身都染上了红,攥紧衣角,闭起眼睛细细打着摆。

王子异惊叹于他的美丽和诱惑。
他得承认,作为一个优质单身alpha,他被这人撩拨得有点心动。

王子异终于动了动脚,带着点隐秘的心思迈到他面前,弓下身去看他的脸。
涩爽的苦橙气息悄无声息地裹了上去。

“那我怎么才能帮到你呢?”

叫蔡徐坤的小人往后缩了缩脖子,又哆嗦着迎上来,柔若无骨的手臂爬上了王子异的脖子。

“当然是……警官您亲自解决呵…”

-

祝食用愉快:)

失踪人口发来贺电

来自酒

大家好 这里是酒

暂且po ao3:bfjhcnrw

没想到真的就炸号了hhhhh

为什么呢  因为我写的太变态吗hhhh

如果是想要打击我的话

你真的做到了hhh

真的很难过  毕竟那么久的积攒 

尤其尤其舍不得宝宝们的留言

这里是新号  以后可能在这写?或者以后都在AO3了?

不知道啦  等我自己缓缓

谢谢宝宝们陪我这么久这么久

爱你们  爱孩子们

鞠躬 

【异坤】野火

*矫情现实向,复健。

*原梗:超级甜甜青涩车——yume

 实际好像都相反了

*ooc,私设多,时间线混乱勿深究。

*链接去老窝里翻,或者翻翻评论区。

*一个预览:


-

那个蛋糕安安静静地躺在桌子上,干净又混乱,挺像他俩。

蔡徐坤抿着嘴,蹭上桌沿坐着,奶油蹭在他后腰,凉丝丝的。
他动了动屁股坐稳,对着王子异的方向缓缓张开手臂。
然后——

蔡徐坤腰上一松,整个人忽地向后仰倒。

王子异吓得胸口紧缩,猛地向前一窜,手掌湛湛接住了蔡徐坤的后脑。

蔡徐坤眯着眼,盯着顶灯出神。
整片后背都是凉软又黏腻的触感,滑溜溜的有点舒服。
蛋糕自然是毁了,压在身下溅了满桌喷射样的白渍。

很糟糕。

王子异皱了皱眉。

蔡徐坤得逞地笑了,叽里咕噜爬下桌子,一转身正面又趴了上去。

他像一张桌布摊平在桌子上,贴着桌面前后磨蹭。
直到蛋糕又糊满了整个前胸,他才终于满意了。
他费力地扭过头来,他的脸蛋也沾上了白色的奶油。

他说——
“子异,我们可以吃蛋糕了。”

-

 
 

*我果然不适合现实向hhhhh

 祝食用愉快:)

【异坤】妈妈

*同名同人文学,和真人无关。

*不太abo的abo,畜生,ooc得厉害。

*有点黑暗和禁忌,但本身其实是一个救赎的故事

*小妈梗,有产ru,是双洁。

*链接见置顶或评论区吧。

*一个预览


-

我没能从一片狼藉里乱七八糟地醒来,先一步陷入了无尽的高热。

梦里我和妈妈被困在一起,他的手引着我探索每一处美妙的密地。

我咬过他的小腹,啃过他的肩头,整个人像菟丝子攀在他的身上,用肌肤的摩擦发泄所有无知的欲望。
然后腥甜燥热的潮水裹了上来,我埋在妈妈胸口,口鼻淹没在雪白的皮肉里无法呼吸。

濒死的窒息感敲打着我的胸口,全身骨骼骤然被投进深海里碾压重塑。
钝重痛感拨开迷雾砸在我鼓胀的太阳穴,小腹一阵阵酸胀抽痛。我在梦里几乎惨叫出声。

我抬起头,嘴里鼻子里冒着一串串细小的气泡。
我甩了甩头,拍打着双腿,拼尽全力向不远处的妈妈伸出手。

我张口,从坠积的肺里挤出最后一点氧气。
我喊——
“妈妈”

一个硕大的气泡从我嘴里吐出来,缓缓上升又破裂。

妈妈还是那样笑着。
他什么也不说,藕白的手臂却坚定地搂上来,把我重重按在他的颈窝。

我看着那块小小的,蕴满生命力的诱人的腺体,仿佛那里就是我一生的归宿。

-

祝食用愉快:)